炎德文化董事长在广西平南祭奠抗战英烈

来源:炎德文化点击:2021-05-05 12:09:08收藏本文当前位置:本站动态 正文

  2021年5月5日,在广西贵港出差的抗日战争纪念网总编、抗日战争图书馆馆长、长沙抗战文化研究会会长、湖南炎德文化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何誉军、湖南炎德文化实业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熊祖平、党员何琳斌、谭志强等,到平南大乙岭抗日烈士纪念园祭拜抗日英烈。

  附一:大乙岭抗日烈士纪念园简介

  1944年9月29日,日军占领平南县。当日,国民革命军64师63团三个连夜袭驻扎在大乙岭的日军。毙敌十余而阵亡百多人多人。此后月余,县乡抗日自卫队在牛路岭、良竹村、月三桥、平塘及社垌等地连续袭击日军,奕战死十余人。次年中秋,下渡人李渭清集资,由刘福祥收拾阵亡军民遗骨合葬于大乙岭之南,墓前立碑记事,左右刻有对联:“精忠磅礴中秋月 热血斑斓大乙山",此墓前当地民众称为”百骨坟”。

  1945年7月29日,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先遣团和陆军突击队某部(为跳伞队,因配有美军顾问团,亦称中美联合突击队)收复丹竹飞机场。8月2日,中美联军和地方自卫队向退守梅令村凤凰岭、蒲阳崖一带的日军展开进攻,双方激战三日,最后日军败退梧州,全县光复。此役是平南境内抗战最后一仗,中国军民阵亡二百多人,美军阵亡十多人。战后军地在丹竹凤凰岭建立阵亡将士纪念碑,上刻两幅对联:浩气终摧盟国敌 英魂长绕蒲阳崖”“血战丹竹市 流芳万古;成仁凤凰山 俎豆千秋”。后纪念碑被毁,原址不复存在。

  2017年5月,中共平南县委决定,由县政府拨出专款重修大乙岭“百骨坟”,并扩建成大乙岭抗日烈士纪念园。同时,有丹竹镇政府派出工作队,将散落于该镇凤凰岭、蒲阳崖的中美抗日阵亡军民遗骸统一收集,迁葬于纪念园内,方便后人瞻仰和纪念。

  大乙岭抗日烈士纪念园占地15亩,总投资150万元,由平南施朗规划与设计有限公司设计,平南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承建,2018年3月第完工。

  附二:平南县抗日战事

  1944年9月初,日本军麇集西江之第22、104两师团及独立第19旅团在突破第七战区高要、四会防线之后,一路溯江西犯梧州、平南、桂平;一路间道四会、广宁、怀集、藤县,袭击平南。日军第28旅及独立22旅团之一部在突破高雷防线后,间道信宜、罗定、岑溪、容县进犯平南、桂平。1944年9月29日,日军侵入平南县城,次年8月4日,全县光复。在近一年中,军民英勇抗日,大小战斗不下百次。

  丹竹机场弃守

  1944年9月21日,日军占领梧州,22日驻县丹竹机场的美国空军,炸毁机场,焚烧大批军用物资后仓皇撤走。国民党第四战区长官部命令驻防机场的135师405团驰往容县方向布防,但团长曹震却慌乱地把部队开抵藤县白沙。当他发觉搞错了防地,星夜赶回丹竹,正准备渡江布防时,日军已迫近大安,只好沿丹竹至县城布防。9月28日,日军数百人进袭丹竹机场。曹部闻风逃遁,日军一枪不发,占领了丹竹机场。当该团部前卫排到达平南城郊狮子山、鲤鱼山时,与该团守卫观音阁部队流动哨相遇,发生误会,互相开枪,死伤20余人。29日,日军从丹竹、东平、甘莲抵达平南县城。县长赖刚早已闻风逃匿同和,再逃大鹏,县自卫大队亦溃散回乡。同和等18个乡乡长或“闻风先避,贻误戎机”,或“违法渎职,败坏风纪”,把各地粮谷私分一空。事后,第四战区长官部逮捕曹震正法,广西省政府亦给同和等18个乡长处分,然而通报而已!

  阻击日军西进

  日军占领平南县城后,国民党军第一三五师从大湟江口派出部队在思旺一带,阻延日军西进,以便国民党军部署反攻桂平、平南。1944年10月初,一三五师一个团开抵思旺,从佛子村的立德地顶开始挖壕,一直延伸到桂平长江山门村。团部设在山门。10月18日 (农历九月初二),一个营围攻驻桂平江口盘石的日军失利。10月25日(九月初九)凌晨2时,日军从丹竹秘密集结到新政的石塘、金谷一带,共500多人,当日下午3时,日军前锋接近坝头桥。山上守军戒备松懈,没能及时组织火力封锁坝头桥。日军迅速通过,直逼佛子村。这时,日军设在垌心村河边的六○炮,对准佛子岭制高点立德地顶连续轰击。国民党一三五师也全线还击, 虽然一时抑制了日军的气焰,却也过早暴露了火力。日军随即重新部署兵力,主力100多人由伯公冲直插国民党军防线的中部;另一部90多人从金瓜花冲迂回上立德地顶,抄一三五师背后,占领制高点;再一部则分散在佛子岭脚沿线佯攻。一三五师面临强敌,英勇抵抗,多次击退敌人进攻。天将亮,金瓜花冲、伯公冲之一三五师防线被突破,无险可守,逼得分队从胡村、仙台一带向金田撤退。钟恒祥率领本排战士断后,掩护退却,与追击的日军浴血奋战,于桂平长江潭井村边壮烈牺牲。是役一三五师阵亡6人,受伤20多人,击毙日军6人。

  县城沦陷后,一三五师派出一个前哨排驻守思旺,商民也组织自卫队,配合抗敌。1944年10月19日傍晚,日军百余人窜到距思旺一里的松木村,一三五师前哨排火力封锁路口,日军接近前沿阵地,一齐开枪开炮射击。守军抵挡不住,从回龙庙渡江往长江圩撤退,自卫队亦转入农村。日军进圩(村) ,到处杀人,一连抢掠3天,把大米、白糖、猪鸡、布匹……运往县城。

  10月25日,100多日军从县城窜到思旺,抢了物资,分两队走,一队向白庙村, 马鹿岭,上金匏等村出江口;一队经石塘、大湾、佛子村趋大宣、东乡。这时,一三五师派出一个连卡守佛子、金谷,前哨排在石塘南面道中遇上日军交火,双方互有死伤,一三五师伤亡30多人。

  反攻桂平、平南

  1944年10月21日,国民党军开始反攻桂平蒙圩。原计划黎行恕四六军由贵县渡过邕江,与张驰六四军夹江并进,经蒙圩向平南丹竹之日本驻军进击。但实施时,白崇禧为了保存桂系实力,借口集中优势兵力,把黎军配置于张军之后,由邓龙光统一指挥。攻击正面之兵力,除张驰的3个师外, 另配置美式一○·五榴弹炮1个营,七·五小炮1个营。美机以柳州机场为基地,经常使用约50架飞机协同地面部队作战。10月28日攻克蒙圩之后,乘胜攻击桂平县城失利。

  这时,罗奇部为配台张、黎两军在桂平的反攻,从平南大峡口、佛子冲口一带出击。日军100多人在大峡口,以黄达芳家的泥楼为中心据点,在村前村后,村北以及大峡口分设岗哨,分兵驻守木棉、古架等村,互为犄角,卡住国民党军从同和出击的隘口。10月20日 (农历九月初四夜) 罗部第三营从同和出击大峡口。先派出一个班抢登大峡村背的制高点,然后主力迅速越过大峡冲。当先锋班靠近日军据点,大批日兵从驻地涌出。先锋班受阻,边战边往村外转移,驻古架村的日军迅速从金鸡岭攀登社山顶,以密集火力压住制高点的守军,再居高临下向退却的国民党军猛烈射击,国民党军牺牲数十人,被迫撤退。此时,会同八宝乡自卫队围攻县北黄牛岭日军之罗奇部同样失利。

  东平人民抗击日军

  1944年10月4日(农历八月十八) 早上,日军一股经过黄茅坪、相资、小汾、良村时,武装群众主动截击,掩护群众安全转移。

  当日下午,驻丹竹机场日伪30多人窜到大田抢掠,车田、九湾、新垌等村群众武装将其紧紧包围。双方对峙了3个小时,日军突围,涉水渡过汾河合水,狼狈逃走。此战毙日军3人,车田村民苏永英勇牺牲。

  10月5日(农历八月十九) ,日伪44人由盘古村开来阆口抢掠,遭群众武装阻击。农民傅四英勇善战, 躲进炮楼,沉着射击。毙敌9名,日军进村不得。天黑后,群众撤离,日军进村烧屋。村民廖泽全打死2名日军哨兵,村民廖荣家、廖泽叙在作战中牺牲。

  10月5日(农历八月十九)正午,300多名日伪军由东平南下丹竹机场,院山群众用长龙炮及大十、 七九步枪截击,毙敌2名,农民钟兆衡负伤。日军经过石克,遭农民洪锡忠、洪锡良袭击。敌人包围该小村,洪家兄弟俩沉着抗击。每当敌人窜抵屋边,他们就把土炸弹 (装满黑色炸药的玻璃瓶) ,一次又一次地投向日伪军,使其不能进来,日伪军就放火烧屋,洪氏兄弟殉难。

  10月12日(农历八月二十六日),日伪军60多名从驻地东平出发,企图取道蒙庐进入安全乡。在乡军人石醒汉立即召集疏散入山的武装壮丁20余人,飞快登上蒙庐山顶伏击,敌死伤多人。

  10月17日(农历九月初一),在乡军人韦安卿率领群众武装到佃作侦察敌情,准备运粮入山。此时日伪军40多人已先到佃作村,搜索粮物,正要抬走一头母猪,韦安卿突然开枪射击,当场毙敌3名。日伪军还击,农民廖载家牺牲。

  乡长韦统贸,在乡军人石奇光、韦安卿于民国33年(1944年)农历10月间,组织60多人的乡自卫队,同时组成各村民团后备队。次年6月19日,别动队、自卫队、后备队共500多人,由别动队长张志龙指挥夜袭丹竹机场的日伪军。当到达大庙村时,与日军相遇。别动队开枪扫射一轮就撤退回防。次日拂晓,自卫队副苏德光率队往大庙侦察,又和昨夜住在那里的日军打起来。乡长韦统贸和廖文初、石奇光闻讯,各率后备队支援自卫队撤退。战斗中,班长黄伟昌牺牲,日军亦伤亡多人。

  六陈五乡联盟抗日

  1944年9月26日(农历八月初十),日军1000余人由容县沿容武公路窜进六陈圩,300户人家遭受其害。为抗击日军侵扰,各乡村群众纷纷自动组织抗日自卫队。在登塘村自卫队首先建立之后,罗到、福寿、寻社、六陈、新贵、合水、邦机、周隆、大妙、大冲、上龙、金龙、大成、古垌等14个村也相继成立自卫队。罗到自卫队长由原县自卫大队长张广友担任,张开祺任副队长,县参议会副议长张绍良为顾问;福寿队由在乡原国民党副师长陆继炎负责。各队日夜训练,站岗放哨。

  10月10日(农历八月二十四日),日军三四百人在武林登陆,经大洲、大坡、莲塘再沿公路潜入六陈。次日晨,登塘自卫队卢弁群、卢达辉等4人进圩侦察敌情,卢达辉被日军哨兵打死。同日,2个赶圩农民也被日军打死。

  乡亲被害,自卫队义愤填膺。登塘、罗到、福寿三村自卫队会商决定联合抗日。设立两个指挥部,一个设在罗到,一个设在登塘。两个指挥部和主要据点紫荆岭架起电话,加强联系。

  10月11日, 日军10余人到登塘坡咀劫掠,被自卫队打死2名,其余退回六陈圩。当晚大妙、上龙、金龙、大冲、大成、古桐等村自卫队连夜开来紫荆岭,加强防御。

  12日黎明,日军数十人分两股进犯紫荆岭,队长卢霭明周密观察敌情,沉着指挥,当日军进入坡咀伏击圈时,才下令突然攻击。自卫队居高临下,用密集炮火封锁,日军被迫退却。不久,日军调整兵力,集中火力向紫荆岭阵地进攻。踞守紫荆岭、四鸦岭、缸厂岭的自卫队,互为犄角,密切配合作战。日军死伤10余人后,逃回六陈圩。

  当晚,登明、平山两乡自卫队500多人,桂平罗秀自卫队1000人赶来支援。除加强原有阵地外,还在白土岭、罗村坡,寺堂岭一带构筑第二道防线。

  13日早上,日军佯攻紫荆岭,主力则从大村岗偷袭右翼四鸦岭。自卫队严密防守,日军退回六陈。

  当天晚上,日军四五十人从白沙江边偷越四鸦岭防线,沿江岸直上福寿圩,抓住农民陆贞吉带路。陆将日军带到与登塘相反的方向,被敌人杀害。自卫队发现日军行踪,立即组织队伍截击追打。天亮后,日军沿着白沙江岸且战且退,退往六陈圩。中午逼近四鸦岭小庙,圩内日军也同时出击。先集中袭击四鸦岭,掩护沿江退走的日军越过防线,然后以轻重机枪及几门六○炮猛攻紫荆岭阵地。自卫队原有的防御工事被摧毁,就以弹坑作掩体,继续抗击。这时,第二道防线的队员赶到增援。卢霭明、张广友、陆继炎等人集中火力反击,把敌人打退。自卫队抓紧战斗空隙,抢修工事,补充弹药。过了半小时,日军开炮再攻。自卫队土炮手玉惠周也打了一炮过去,两名日军被击毙。玉跳出战壕高呼,被日军机枪击中牺牲。另一名炮手亦被敌人击中阵亡。日军也死伤惨重,退回六陈,不久,又撤往大中。

  自此,登塘、罗到两村的自卫队名声大震。平南县政府南河行署乘机收编为平南县抗日自卫大队。张广友、卢霭明分别为正副大队长。罗到队编为第一中队,张升祺、张任才任正副队长。登塘队编为第二中队,卢发球、卢弁群分任正副队长,驻守六陈圩。此外,福寿、六陈、上建、登明、平山联合组织五乡抗日自卫队,张绍良任总指挥,驻守古和苦瓜岭。

  日军几次遭登塘、罗到自卫队打击,阴谋报复,指使汉奸冒充罗秀自卫队代表来约登塘自卫队到四培村集中,共同攻打驻麻垌日军。冬至前一天,卢发球自卫队数十人开往四塘村封君寺,不见罗秀自卫队来到,决定次日天亮撤退。半夜,日伪军突然来包围,队长火速组织队伍分头突围。下登塘李亚社二冲过塘 ,恰与一骑马的日军头目相遇,亚社二一枪把他打死。日军失去指挥,自卫队突围胜利,罗到村张耀文牺牲。

  4月12日(农历三月初一) ,500名日伪军和流氓由大中维持会朱大肚二领队来掠六陈。4月11日晚,驻守在六陈的县自卫大队闻讯,半夜开往寻社水进圩据守。天明,日伪军进抵三界岭,自卫大队配合五乡自卫队奋力抗击,新贵自卫队从良脚坡侧面攻击日伪。1小时后,自卫大队登上六旺村背的石牛岭制高点,五乡自卫队登上杭露山峰继续作战。中午,日伪军从河底偷上半山,对石牛岭县自卫大队阵地炮击。自卫大队无壕堑依托,后勤接应不上,加上没有统一指挥,导致失利,自卫队伤亡5人。次日清晨,日伪军抬着12个伤兵和尸首退回大中、大安。

  社垌保卫战

  1944年10月,驻扎在木乐的日军,经常三三两两,四出奸淫掳掠。社垌村民塞路口,立竹栅,加固围墙,擦亮土枪、洋枪五六十枝,磨砺大刀戈戟几十把,把全村青壮年分成两队,每日派人出村巡逻。一天,9名日军进村抢掠,巡逻队员振臂一呼,四方喊杀,火速把守要道,日军慌忙逃命。

  当晚村民集合,研究敌情,决定加强防守。次日7时多,71名日军窜进村来。村民待敌接近,队长一声喊打,土枪洋枪齐发,当场击毙日军两名,伤4名,日军仓惶拖尸败退。村民喊声震天,乘胜追击,追至村外,被对面山头的日军用机枪封锁去路。是晚,村民兵分两路,一路固守原来的据点,另一路防守村外山头,内外结合,互相策应支援。次日9时多,

  日军200余人配有大炮两门,机枪8挺。一开始就用炮打崩村内两座楼房,接着,敌人8挺机关枪猛烈扫射村内外阵地,村民阵亡2人,于是村民相继撤退。日军随即进村烧杀掠抢,杀害老病妇幼7人。

  独田——柳村包围战

  1944年11月16日(农历十月初一),日军一股约70人、马10多匹,驮载抢掠得来的物资,由木乐经富藏窜到峙冲。 中团自卫队100余人飞快渡过西河江,紧紧追击。前锋一登上峙冲对面的琵琶岭,自卫队后续部队几枝大抬枪赶到,密集射击,日军还击,对峙半天。晚上平富乡民团队附刘玉振率领敢死队10多人偷袭日军,不意于虾塘庙附近与其遭遇。敢死队先发制人,四方鸣锣集队策应,日军边战边走,窜进独田,抢占村背制高点和一座泥砖楼。中团自卫队将日军团团围困,驻蒋村的县自卫队30多人和附近的团队也来参战,约共1000人,从四面八方向独田射击。围攻几天,一无所得。后来邀请福寿乡登塘自卫队派炮参战。该队有门生铁小口径土炮,炮手张信芳发炮准确,只发3炮,就把泥楼轰崩一角。此时,张忘记掩蔽和转移,致中弹牺牲。

  久围不下,各村自卫队撤离独田,卡守本村要地。日军于农历十月十九日天未亮突围。

  白沙江两岸自卫队紧紧卡守要地,日军逃遁不得。过了20多天,适有梧州区保安部队1个连开到大街驻守,在义生堂对面制高点雷公塘布阵,趁日军集队训话,9挺机枪一齐打响。1个班长站起来喊话,被日军打死。连长慌忙下令,全连直往六陈撤走。

  农历十一月初,日军突围到上脚岭和柳村,又被围困一个月。一天早上,1架日机低空盘旋侦察,投下四箱物品接济。再过一段时间,日军在驻地找不到吃的,窜到全村、大化掳掠,被打死1名。过3天,从大安开来一股日军,占据大,在石山修筑工事。次日,困在上脚岭村的日军得到策应,趁大雾逃向大安。

  夜袭日军火船

  1945年3月(农历二月上旬) ,大成乡长梁杰豪得到报告:近日有一船日军火从桂平运往丹竹日军总部。梁即组织200多人,分成3个战斗队,一队在拦江石,一队在石口河边,一队在河山村江边,分头埋伏,伺机截击。一连几夜,都无声息。农历二月二十一日,鸡啼头遍后,哨卡发现冲口河咀有一艘船隐约而下。队员看清是日军船只,即把枪炮一齐对准,并大声命令立即停船接受检查,否则就开枪。押运军火船的日军头目想顽抗,但船家怕遭殃,央求翻译官对那头目讲明江边的队伍是自己人,他们只想检查有无身份证就可放行。翻译官也怕乱枪打死,就对头目讲明利害。日军感到抗击不利,逃跑不得,只好放下武器,上岸接受检查。自卫队迅速包围,把他们捆到冲口河湾处死,缴获电话机一台,六五步枪数枝,还有子弹、毛毯、大衣。

  围攻日军大成据点

  1945年农历三月上旬,日军1个曹(相当中国军的班)驻守大成乡公所。门前拉起铁丝网,还筑了两座碉堡。

  驻大成日军要猪要粮,乡长梁杰豪、街长杨佳都与之周旋应付。但日军竟索要花姑娘,乡民被激怒了,梁杰豪顺应群情,迅速组成300多人抗暴队伍。农历四月二十日,围攻大成日军,日军凭借工事顽抗。二十四日,日军派一名善泅的随队汉奸游往丹竹告急求援。刚游到河口院郭咀,就被程德秀等人驾艇俘获。二十五日中午,一小股日军乘汽艇到圣顶山登陆,用旗语同大成日军联系。大成日军见援军已到,就冲出接应,共同进驻据点。农民队伍怕背腹受敌而撤围。不几天,日军撤到丹竹。

  大鹏、垌心联合歼敌

  1945年2月, 大鹏抗日自卫大队应桂平垌心抗日武装领导人黄荣书之约,联合围歼驻大宣的日军。 日军1个小分队驻守在吴家祠堂与禾寮。李庆庥等40人组成先锋队奋勇攻击,15分钟就攻克吴氏祠堂。战士张石党登上祠堂楼顶,吹起冲锋号,不幸中弹牺牲。大鹏、垌心战士继续奋勇攻打。日军眼看大势已去,丢下10多具尸体退往大湟江口。是役,大鹏自卫大队阵亡战士有张石党、张延模、张庆辰和张大兵等4人,受伤的有张宝元、王昌奇等人。

  梅岭游击战

  丹竹机场沦陷后,日军分兵驻守丹竹、梅岭、士村、马鹿窝、白马。机场西南为繁野部队管辖,以丹竹圩为中心据点,机场东北为大木部队管辖,以梅岭为中心据点。梅岭设有宪兵队指挥所。

  农历十月中旬,日军活活烧死藤县和平乡座垌村青年30多人。各村闻此惨案,纷纷组织自卫队反抗,还秘密组织突击组与敌斗争。梅岭突击组员有:梁文存、梁恒甫、张亚那二、李晚弟、李茂驰、李永敏等人。

  农历十一月初,李永敏乘住宿自家的敌人睡着,回家打开门后,带自卫队进去,他们先拿走了住他家日军的枪,然后离出,击毙了日军哨兵后便跑。日军起来追赶,刚出大门,就被埋伏的自卫队袭击。次日,日军只好移营。

  次年农历二月初,梅岭敌宪兵队一个翻译独自出来找民,在庙背岭遇到李晚弟和张亚那二从赤马回来,拔枪威迫他俩开工。他俩丢了个眼色,一同走近翻译身边,亚那二将其手枪夺下就跑,晚弟纵身拌倒翻译,也拔腿跑了。翻译官回营报告,随即来了一班日兵围住石道村,捉了不知情的黄金光到敌营严刑审讯。

  日军捉来民,关在梅岭社亭。一天晚上,突击组在墙边挖了个洞,让民逃走,后来日军把抓回的两个逃跑民活活吊死。

  农历二月底,国民党别动队邓智官中队开到丹竹一带活动,各村自卫队、突击组、侦探组更加活跃。

  农历四月间,日军十分缺粮,靠南瓜充饥。梅岭突击队员李茂驰、李永敏两人挑南瓜到机场卖给敌人。南瓜里藏了定时炸弹,炸死敌伙夫1名,伤数人。

  有一天,日军在黄屋小学附近出操,突击队依照别动队事前指示,将机场边草堆点着火,听闻飞机声,又向天空发射信号弹。美机3架飞来,向出操日军射击,打死日军1人,伤数人。

  端午过后不久,驻在梅岭合兴炮楼的日本宪兵在楼上饮酒作乐。一个突击队员把手榴弹投进去,就往村边冲走。敌人追来,埋伏在那里的别动队和赤马自卫队一齐开枪。日军曹指挥机枪还击,被许善辉一枪击中,日军即撤走。

  克复丹竹机场

  1945年7月底,国民党军十三军某师从桂平陆续开抵马鞍山脚一带。空军陆战队(又称中美联合突击队)一个大队也于7月29日在梅岭村背、上峡村、马尾垌一带部署作战,司令部设在上峡村冯家。同日,驻机场周围日军3000余人,破坏机场后,退守梅岭村背的凤凰岭和蒲阳崖一带。

  8月2日拂晓,自卫队、别动队配合陆战队一个中队攻击据守蒲阳崖东北之敌。布设在禾冲岭的一排火箭炮先轰击敌阵半小时,然后步兵冲杀上山,遭到日军便衣数十人从背后袭击。被打死打伤30余人,内美军多名。

  8月3日晨2点,国民党军第十三军攻击据守凤凰岭的三四百日军。先用迫击炮、重机枪轮番射击,然后冲杀前进,遇到日军机枪封锁。9时左右,在3架美军飞机的协助下,十三军借此迅速推进,攻占凤凰岭。日军向蒲阳崖附近山岭退却。

  别动队和东平乡自卫队约500人凭借陆战队设在禾冲岭优势火力的掩护,涉渡世塘,占领了蒲阳崖脚下高地,就地隐蔽待命。

  空军陆战队从朱帘村背主攻蒲阳崖北面。县抗日自卫队干余人踊跃参战,军民团结,士气旺盛。当日半夜,发起攻击。直到天亮,得到飞机助战,只差10多米就可到达山顶。美指挥官下令撤退,此时,蒲阳崖大部分守敌则沿辰岭山脉下白马乘橡皮艇逃走,只留下20余人在山上作掩护。

  4日晚,指挥部不明敌情,又下令从三面总攻蒲阳崖。守敌先密集回击,装出顽抗模样,然后沿山下白马乘船溜走。十三军从南向北。陆战队由北南进,在山顶相遇,双方误会打起来。待辨明情况后,才停止射击。

  是役,中美军队阵亡200多人。

  附三:日军侵略罪行

  1944年)9月至1945年8月,日寇侵占平南,相继成立伪政权。全县40乡(镇) 、498村(街)、76708户,遭受日军蹂躏的35乡(镇)、389村(街)、26318户。

  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:

  1944年3月统计,全县户口76708户,406284人,经受日军之害,1945年底统计,全县尚有75379户(减少9237户);人口尚有378573人(减少27711人),其中被日军杀害10270人,被日军迫害致染病者43420人,其中死亡8090人,被日军虏掠下落不明900人,还有数千流落异乡。

  日军抢掠焚毁财物(价值以1945年秋冬调查时为准):

  房屋 4803间 值1231054千元、家具 835699千元、衣服 1628692千元、寝具 525313千元、花纱 2538担 559652千元、布料 21102丈 744388千元、谷 276241担 460941千元、米 38965担 84423千元、杂粮 67525担 130324千元、油 9225担 89116千元、木材 39861千元、牛 6446头 208652千元、马 1000 匹 40162千元、猪 30655头 956099千元、其它家畜及畜产品 107735千元、水产 38831千元、林产 15395千元、犁耙 24541件 19095千元、水车 1841架 19319千元、人力车 共2234辆 31845千元、渔具 4981千元、其他农具 52295千元、汽车 1辆 146千元、民船 616艘 17949千元、药品 34525千元、图书古玩 32454千元、金银钞票 45498千元、其他财物 500573千元,总计 8790227千元。平均每户损失 334千元、平均每人损失 27.76千元

  由日军侵略造成的财物损失,其中:机关团体疏散、迁移、抚恤、救济 115322千元、容武公路 1735682千元、乡村大道 1712210千元、电话 53100千元、化学工业 15900千元、民营矿业 261381千元。

最后更新时间:2021-05-05 12:10:40

上一篇:全力冲刺 备战新高考!2021年高考研讨会顺利举行

下一篇:2021年高考考前信息港补充部分1(5.31)

新品上市